亿博平台-推荐

                                                来源:亿博平台-推荐
                                                发稿时间:2020-06-05 18:53:40

                                                从空中客车公司,到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在对A319飞机进行适航性审定时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些,适航认定文件也没有明确要求。

                                                各种不利因素一环一环交织在一起,导致空客引以为豪的安全体系在2018年5月14日的万米高空失效了。

                                                “在A319飞机取证时,JAR25修正案11的ACJ25.775(d)未明确要求考虑风挡加温系统失效对风挡结构完整的影响,A319飞机风挡结构符合性验证时未考虑。”

                                                随着国产大飞机的投入使用,我们自己的航空安全调查机构也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必须积极有为,主动出击。

                                                空客公司从A320开始,抛弃了传统的中置驾驶杆,大胆采用了侧杆操纵,这种先进的设计却在这样一个紧急场合导致机长的左手不能离开侧杆,也就不能转身拿出氧气面罩。

                                                机长位系肩带操纵侧杆时取用氧气面罩示意图 (黄圈为氧气面罩位置,由笔者添加)|图片来源:事故调查报告SWCAAC-SIR-2018-1

                                                这暴露出了空中客车飞机在设计与制造方面的一系列问题:

                                                风挡结构内水汽存留空腔 | 图片来源:事故调查报告SWCAAC-SIR-2018-1

                                                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刘机长根本够不到。

                                                只要涉及美国制造的客机出了事故,或者装配美国发动机的客机出了事故,甚至机上有美国公民,NTSB都会如期“上线”,进行安全调查。